金福彩票

官方微信

刘在花: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对学习投入影响的研究 来源《中国特殊教育》

【浏览字体: 】      发布时间:2020-04-07      来源: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

                                                                      刘在花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与心理特教研究所,北京,100088

  摘要 4273-6年级流动儿童为被试,采用问卷调查法,考察了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现状与特点以及学业情绪与学习投入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绝大多数流动儿童学业情绪良好,女生学业情绪显著高于男生,学业情绪的年级差异显著,学生干部的学业情绪显著好于非学生干部,学业成绩不同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存在显著差异,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对学习投入的影响显著。研究提示要重视调控流动儿童的学业情绪。

  关键词 流动儿童 学业情绪 学习投入

  1 问题提出

  1988年,美国教育研究联合会召开了主题为 “情绪在学生学习与成就中的作用”的学术年会,激发了学者对情绪在教育中影响的研究兴趣[1]2002年,德国的佩克伦 (Pekrun)首次明确提出了学业情绪的概念[2],引发了学业情绪研究的热潮,国内外学者纷纷从不同角度对学业情绪及其影响因素进行了大量研究。

  学业情绪是指在教学或学习过程中,与学生学业活动相关的各种情绪体验,包括在课堂学习活动中和完成作业过程中以及考试期间的情绪体验 [3]。我国学者研究表明,学业情绪与学生的学业成绩[4]、自我效能感[5]、动机[6]、心理健康水平[7]等有着显著相关,良好的学业情绪有助于学生顺利开展认知活动,发展创造性,形成积极主动的学习态度,并促进其身心健康发展[8-9]。不良的学业情绪则会影响学生的持续注意能力[10],甚至会对学生身心健康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由于学业情绪严重影响着学生对学习的态度、学习成绩的提高等,因此越来越受到研究者和教育管理者的重视。纵观学业情绪已有研究,当前关于学业情绪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普通中小学生,而对流动儿童这一特殊群体的研究成果较少,对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影响后果的研究更为匮乏。

  学习投入指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积极参与各项学习活动,深入地进行思考,充满活力地应对挑战和挫折,并伴有积极的情感体验[11]。学习投入是学生学习过程的重要观测指标,是学业成就的重要预测指标,是衡量教育质量和学生发展状况的重要指标,是学生学业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促进学生成才,提高教育质量的至关重要的因素[12]。纵观国内外学习投入影响因素的探讨,已有研究多关注外部环境因素[13-16]对学习投入的影响,缺乏对个体自身内部因素的探究。提高学生的学习投入水平首先要明确学习投入的影响因素。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研究不仅能促进和维护流动儿童心理健康,提高流动儿童教育质量,而且能够丰富学业情绪已有研究成果,为教育实践提供科学依据。基于此,本研究拟考察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现状与发展特点,探讨流动儿童学业情绪与学习投入之间的关系。

  2 研究方法

  2.1 被试

  从北京市两所打工子弟学校,简单随机抽取名3~6年级流动儿童进行学业情绪、学习投入问卷调查。剔除无效问卷后,有效问卷427份。其中,3年级123人,4年级127人,5年级105人,6年级72人;男生229人,女生189人,性别缺失值9人。

  2.2 研究工具

  2.2.1 流动儿童学习投入量表

      根据国内外学习投入相关文献,结合我们的访谈结果和流动儿童学习的实际情况及其身心发展特点,自编《流动儿童学习投入量表》,包括认知投入、情感投入和行为投入三个维度。该量表Cronbach’s alpha 系数为 0.97,分半信度系数为0.93。验证性因素分析表明,各项目在其所属维度上的载荷都在 0.68-0.83 之间,说明整个量表具有较好的项目结构效度。验证性因素分析模型整体拟合指标 χ2/df4.46<5),NFI=0.91TLI=0.92CFI=0.93RMSEA0.06<0.08[17]。可见,该量表信效度较高,适应于流动儿童。

  2.2.2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问卷

  根据董妍等(2003)研制的《青少年学业情绪问卷》[18]和流动儿童身心发展的特点,修订信度和效度较高的适应于流动儿童的学业情绪问卷。该问卷包括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四个维度。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主要有高兴、骄傲、希望等具体情绪种类; 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主要有放松、平静和满足等具体情绪种类;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包括焦虑、愤怒、羞愧等具体情绪种类;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包括厌倦、无助、沮丧、疲乏-心烦等具体情绪种类,其中疲乏-心烦是指学业情绪的生理表现。各分问卷拟合指数良好: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χ2/df3.40NFI=0.91TLI=0.92CFI=0.95RMSEA0.07;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χ2/df2.48NFI=0.94TLI=0.92CFI=0.91RMSEA0.05 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χ2/df2.21NFI=0.91TLI=0.92CFI=0.93RMSEA0.06 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χ2/df2.15NFI=0.93TLI=0.91CFI=0.91RMSEA0.05。四个分问卷的Cronbachs alpha系数分别为:0.820.820.850.91;分半信度分别为:0.840.800.810.87。可见,该量表信效度较高,适应于流动儿童。

  2.3 数据处理

  采用Spss22.0amos26.0进行数据的整理和分析。

  3 研究结果

  3.1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现状与特点

  3.1.1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现状                                              

    

  被试在学业情绪上的平均得分见表1。因为学业情绪各维度包含题项的数目各有不同,因此,表1中的平均数是被试在各维度上所有项目的平均数,最高分5分,最低分1分,中点分即中数为3分。单一样本t检验表明: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各维度得分的平均数与中数3的差异达到显著性水平,说明绝大多数流动儿童积极学业情绪(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比较高,消极学业情绪(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比较低。由此可知,绝大多数流动儿童学业情绪良好。

1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平均数与中数的差异检验

维度

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

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

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

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

M

3.46

3.37

 2.75

2.24

中数

3

3

3

3

t

 15.93***

 10.11***

 -6.46***

 -20.75***

                                                          注:*p<0.05 **p<0.01***p<0.001;下同。

 

  3.1.2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性别差异

  为了研究流动儿童学业情绪是否存在性别差异,我们做了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2。

                 

                                                     表2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性别差异

维度

M

SD

M

SD

  T    

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

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

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

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

  3.43

  3.24

  2.78

  2.30

0.61

0.73

0.78

0.76

3.51

3.53

2.69

2.16

0.58

0.75

0.83

0.74

-1.39

-3.99***

1.24

1.90

  从表2可以看出,流动儿童在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上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女生得分显著高于男生;而在学业情绪其他三个维度上性别差异不显著。

  3.1.3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年级差异

  F检验表明,除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外,流动儿童在学业情绪其他三个维度上存在显著的年级差异。多重比较发现:6年级流动儿童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显著高于3年级和5年级流动儿童;4-6年级流动儿童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显著高于3年级流动儿童。从整体上看,虽然3年级流动儿童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最低,但是与其他年级相比,3年龄流动儿童消极学业情绪最少。6年级流动儿童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学业情绪都最高。

          

表3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年级差异

维度

3年级

M      SD

4年级

M     SD

5年级

M    SD

6年级

M     SD

 

F

积极高唤醒

3.39  0.59   3.51 0.58   3.39 0.60    3.60  0.60    2.79*

积极低唤醒

消极高唤醒    

消极低唤醒  

3.33  0.80   3.48 0.66   3.32 0.77    3.31  0.78    1.28

2.42  0.74   2.80 0.81   2.91 0.78    2.98  0.76    11.25***

2.00  0.69   2.24 0.75   2.38 0.79    2.44  0.74    7.37***

4 不同年级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平均数之间差异检验结果

维度

年级

3年级

4年级   5年级

积极高唤醒

  4年级

  5年级

  6年级

0.12

0.00

0.21*

 

-0.12

0.10     0.22*

维度

年级

  3年级

4年级   5年级  

消极高唤醒

  4年级

  5年级

  6年级     

0.38***

0.49***

0.57***

 

0.11

0.18     0.07

维度

年级

  3年级

4年级   5年级  

消极低唤醒

  4年级

  5年级

  6年级     

0.24*

   0.38***

    0.44***

 

 0.14

  0.20    0.06

                     

  3.1.4 是否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差异

  独立样本t检验表明:是否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在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上存在显著差异。其中,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在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上显著高于未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而在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上显著低于未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可见,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显著好于未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见表5)。

          表是否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差异

变量

担任(MSD

未担任(MSD

t

积极高唤醒

3.60

0.55

3.42

0.59

2.84**

积极低唤醒

3.59

0.73

3.34

0.71

3.30**

消极高唤醒

2.67

0.80

2.76

0.81

-1.06

消极低唤醒

2.04

0.69

2.29

0.76

-3.20**

    3.1.5 学业成绩不同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差异

  从表6可以看出,学业成绩不同的流动儿童在学业情绪四个维度上存在显著的差异。多重比较显示,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得分高低依次为:优秀>良好>中等>差;而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得分高低依次为:优秀<良好<中等<差(见表6)。由此可知,学业成绩优秀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比较积极,而学业成绩差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比较消极。 

 

6 学业成绩不同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差异(MSD

变量

优秀

良好

 中等

F

积极高唤醒

3.82

0.56

3.48

0.54

3.320.57

3.07

0.67

16.36***

积极低唤醒

 4.00

0.67

3.40

0.65

 3.16

0.68

 2.53

0.64

39.08***

消极高唤醒

 

消极低唤醒                     

 2.350.72

1.75    

0.61

2.69

0.75

2.19

(0.71)

 2.90

0.79

2.42

0.72

3.41

0.84

 3.02         

0.72

14.81***

 

25.17***

 

 

7 学业成绩不同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平均数之间差异检验结果

维度        学业成绩         优秀          良好         中等     

积极高唤醒     良好           -0.34***     

                       中等           -0.50***              -0.16*

                           -0.75***              -0.41****            -0.25*

维度         学业成绩        优秀          良好          中等      

积极低唤醒     良好           -0.59***               

                     中等           -0.84***              -0.25**

                           -1.47***               -0.87***            -0.63***

维度         学业成绩        优秀          良好          中等

      消极高唤醒     良好           0.34**

                     中等           0.56***            0.21*

                           1.06***            0.72***                   0.50**

维度         学业成绩        优秀          良好          中等

      消极低唤醒    良好            0.44***      

                    中等            0.67***             0.23**

                                  1.27***             0.83***                  0.60***

 

 

    此外,本研究发现,独生与非独生流动儿童,户籍地(城市/乡村)不同、来京时间不同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不存在显著差异。这说明,不论户籍地在城市还是在乡村,来京时间长短以及是否为独生子女对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影响差异不大。

  3.2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对学习投入的影响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对其学习投入产生怎样的影响?影响力有多大?以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四个维度为自变量,以性别、年级、是否担任学生干部、学业成绩为控制变量,分别以学习投入三个维度及其总分为因变量做回归分析,结果如下(见表8)。

 

 

 

     8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对学习投入影响的回归分析结果

因变量

预测变量

  B

β

t

R2

 F

 

认知投入

年级

性别

学业成绩

是否学生干部

积极高唤醒

积极低唤醒

消极高唤醒

消极低唤醒

-0.46

1.25

-0.34

-0.68

0.04

0.11

0.03

-0.08

-0.11

0.14

-0.06

-0.07

0.08

0.26

0.08

-0.31

-2.40*

3.16**

-1.18

1.63

1.39

4.20***

1.17

-4.82***

0.34

 

 

 

 

23.24***

 

 

 

 

情感投入

年级

性别

学业成绩

是否学生干部

积极高唤醒

积极低唤醒

消极高唤醒

消极低唤醒

-0.24

1.31

-0.87

-0.51

0.01

0.23

0.06

-0.09

-0.05

0.12

-0.12

-0.04

0.02

 0.41

0.15

-0.28

-1.04

2.76***

-2.51*

-1.01

0.38

6.87***

2.34*

-4.45***

0.39

29.20***

 

 

行为投入

年级

性别

学业成绩

是否学生干部

积极高唤醒

积极低唤醒

消极高唤醒

消极低唤醒

-1.21

2.12

-1.04

-2.13

0.06

0.56

-0.05

-0.05

-0.10

0.08

-0.06

-0.08

0.04

0.43

-0.05

-0.06

-2.13*

1.81

-1.22

-1.72

0.75

6.98***

-0.77

-0.96

0.35

24.53***

 

学习投入总分

年级

性别

学业成绩

是否学生干部

积极高唤醒

积极低唤醒

消极高唤醒

消极低唤醒

-1.91

4.69

-2.26

-3.32

0.11

0.90

0.04

-0.21

-0.10

0.11

-0.08

-0.08

0.05

0.44

0.03

-0.18

-2.28*

2.70**

-1.78

-1.82

0.93

7.57***

0.39

-2.97**

0.43

34.33***

 

 

                 

 

  8显示: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能够显著正向预测认知投入、情感投入、行为投入和学习投入总分,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能够显著负向预测认知投入、情感投入和学习投入总分。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分别能够解释认知投入34%的变化,能够解释学习投入总分43%的变化;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能够解释情感投入39%的变化;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能够解释行为投入35%的变化。

  4 讨论

  4.1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现状与特点

  4.1.1 绝大多数流动儿童学业情绪良好

  学业情绪反映了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情绪体验,在学生的学习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能够促进或者阻碍学生学习活动的进行。本研究表明:绝大多数流动儿童学业情绪良好,他们感受到的积极学业情绪比较高,消极学业情绪比较低。由此可知,绝大多数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对其学习发挥促进作用,为他们投入学习提供了有力的情感支持,利于流动儿童心理的健康发展,便于提升他们的学习质量。

  4.1.2 流动女童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显著高于流动男童

  性别在学校学习中的深刻影响长久存在,不断被教育研究者们所提及。已有研究表明,性别不仅影响着学生个体的兴趣、学习的方向和领域,还影响着职业选择和对自己能力的信心[19]。本研究发现:流动儿童在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上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女生得分显著高于男生。可见,性别是影响学业情绪的一个重要因素。成就情绪控制价值理论认为,人类情绪的基本结构和因果机制具有等同性,所不同的是,情绪的具体内容、频率和强度则会因社会文化环境、性别和个体的不同而不同。就学业情绪的性别差异而言,控制和价值评估与女生的成就情绪之间的关系和与男生的成就情绪之间的关系在结构上应该是等同的,其学业情绪主要取决于男女生对控制和价值的评估。如果男生和女生之间的控制力和学业价值观存在差异,那么由此产生的情感体验也会有所不同[20]。此外,在面对学业压力时,女生更善于表达情感,压力很快能得到释放,而男生不善于表达,其经受压力也容易沉积下来,在漫长的学业过程中更易积攒更多的不良学业情绪。

  4.1.3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年级差异显著

  从整体上看,虽然3年级流动儿童的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最低,但是与其他年级相比,3年级流动儿童消极学业情绪最少。6年级流动儿童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学业情绪都最高。从上述研究结果我们可以看出,在小学阶段,随着年级升高,流动儿童认知水平在不断提高的同时,情绪、情感也在不断丰富,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均呈现出增长趋势。可能是因为6年级流动儿童面临在当地小升初和回户籍所在地小升初的艰难抉择,情绪、情感的波动性较大,所以其积极高唤醒学业情绪和消极学业情绪比较强。对此,教育工作者应给予关注。

  4.1.4 是否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存在显著差异

  学生干部是在学生群体中担任某些职务,负责某些特定职责,协助学校进行管理工作的一种特殊学生身份。选举标准一般是优秀学生。学生干部扮演着普通学生和干部的双重身份,既是学校中的受教育者,又是学生中的管理者。在学校工作与学习中,学生干部与教师、同学接触较多,与普通学生在校期间的多种经历存在差异[21]。本研究发现: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显著好于未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这是因为担任学生干部的流动儿童强烈意识到其在校期间的双重身份,他们一旦成为学生干部,就被教师和同学赋予更多角色、寄予更高期望,他们自身也在不断强化认同这一身份角色,自我要求也更加严格,这一身份标签的作用不仅体现在他们对各项行政事务及社团活动的认知、理解、组织、执行和相应结果的评价上,也体现在他们对学习活动及其结果的情绪体验中。当他们完成学习活动与任务时易产生更多的希望、放松、平静等积极情绪,而在未完成学业任务时也不会产生太多的厌倦、无助、沮丧等消极情绪。

  4.1.5 学业成绩不同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存在显著差异

  学业成绩不仅是衡量学生学业水平的重要指标,也是评价教学质量的主要方面。情绪作为一种非智力因素,对学生的学业成绩有着重要影响。白红敏对中学生学业情绪与学业成绩的关系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学业成绩优秀组的积极高唤醒和积极低唤醒高于学业成绩较差组和中等组,学业成绩较差组和中等组的消极低唤醒高于优秀组[22]。本研究发现:学业成绩优秀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比较积极,而学业成绩差的流动儿童学业情绪比较消极。可见,本研究结果与白红敏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这说明,学业成绩不同的流动儿童在学习过程中有着不同的情绪体验,且存在显著差异。流动儿童的学业成绩越好,其学业情绪呈现出越积极的趋势,学业成绩越差,其学业情绪呈现出越消极的趋势。

  4.2 流动儿童学业情绪对学习投入的影响显著

  国外已有研究表明,学业情绪与学业自我概念、学业自我效能感、教师的情感支持及学业努力等关系密切[23-24]。我国学者唐立等研究表明:学业情绪各维度均与追求成功动机、回避失败动机存在相关;积极学业情绪对追求成功动机具有显著的预测作用,消极学业情绪对回避失败动机具有显著的预测作用[25]。汪品淳等研究发现,学业情绪对青少年的学习生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仅影响着青少年的学习效率和学习成绩,还影响着青少年身心的成长、发展,如自我概念,正确归因等[26]本研究发现,满足、平静、放松等积极低唤醒学业情绪能够显著正向预测学习投入三个维度及其总分,厌倦、无助、沮丧、疲乏-心烦等消极低唤醒学业情绪能够显著负向预测认知投入、情感投入和学习投入总分。

  Weiner认为情绪是动机的催化剂,个体因归因而产生的无助、希望、自豪和内疚等情绪将影响其随后的行为[27]。因而,在学业中较多体验到满足、平静、放松等积极情绪的流动儿童可能对学习有了正确的认识,较为肯定自己的学业价值,认同学习的意义,学业自我概念比较高,学业自我效能感比较强,学习目标比较明确,学习热情高涨,显示出较高的追求成功动机,所以他们愿意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学习上。而对学习持有厌倦、无助、沮丧、疲乏-心烦等消极学业情绪的流动儿童,体验不到学习的乐趣,可能对自己学业的价值较为怀疑,不能正确认识学习的意义,显示出较低的追求成功的动机,避免失败的动机比较强,所以他们不愿意将时间和精力花费到学习上。

  此外,本研究证实焦虑、愤怒、羞愧等消极高唤醒学业情绪能够显著正向预测情感投入。这是因为对于追求成功动机较高的流动儿童来说,他们对成功持有较高的期望。因此,在追求成功的过程中,追求成功动机较高的流动儿童可能会比追求成功动机较低者遇到更多的困难。在遭遇困难与克服困难的过程中,成功动机较高的流动儿童常体验到焦虑、羞愧、生气和沮丧等学业情绪。这时,他们中的一部分流动儿童可能越挫越勇,选择继续迎难而上,勤于动脑,敢于面对学习困难,勇于接受学习挑战,因而学习热忱高涨。

  5 教育建议

  因为学业情绪能够预测学习投入,而学习投入与学生的学业成绩密切相关。所以,教育工作者应该积极关注学业情绪在流动儿童学习和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关注流动儿童学业情绪的现状、发展特点与群体分布特征,积极了解其主要影响因素和影响效果,根据流动儿童学习特点,采取多种有效方式和举措,加强学习心理辅导,引导流动儿童合理表达、调节和控制情绪,适时激发其学习兴趣,增加其学习投入。特别是流动儿童入学伊始,学校就应该及时关注和摸清其学业情绪,了解他们在学习中的实际困难和需求所在,及时有针对性地帮助他们排忧解难,帮助他们学会调节情绪,提高他们在校期间的积极学业情绪,缓解或消除消极学业情绪对他们造成的不良影响。

  参考文献

  1卢家楣.情绪发生机制及其对教育中的调控的启发.教育研究,1995,(2):37-41

  2 Pekmn R,Goetz T,Titz W.Academic emotions in students’ self-regulated learning and achievement:A program of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research.Eduactional Psychologist,2002,37:91-106

  3 18董妍,俞国良.青少年学业情绪问卷的编制及应用.心理学报, 2007, 39(5): 852-860

  4 赵淑媛,蔡太生,陈志坚.大学生学业情绪及与学业成绩的关系.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2,203):398-400

  5 李洁,宋尚桂.大学生学业情绪与学业自我效能感的关系.济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254):418-421

  6 张红兵.大学生感知到的教师支持、自我决定动机与学业情绪的关系.硕士论文.哈尔滨:哈尔滨工程大学,2012

  7 赵联防.大学生学业情绪、学校归属感和心理健康的关系研究.硕士论文.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09

  8 俞国良,董妍.学业情绪研究及其对学生发展的意义.教育研究,2005,(10):39-43

  9 卢家楣,刘伟,贺雯,等.情绪状态对学生创造性的影响.心理学报,2002,(4):381-386

  10 俞国良,董妍.情绪对学习不良青少年选择性注意和持续性注意的影响.心理学报,2007,(4):679-687

  11 13张娜.国内外学习投入及其学校影响因素研究综述.心理研究,20125(2): 8392

  12 刘在花.学习价值观对中学生学习投入影响的多重中介模型研究.中国特殊教育,2019,(1):84-88

  14廖友国.大学生自我效能感对学习价值观与学习投入关系的调节作用.宁波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133(5):50-54

  15李静.国外学生投入研究综述.黑龙江教育(高教研究与评估),2012(3):5759

  16 Andrew JMJennifer WJanette Bet alExploring the ups and downs of mathematics engagement in the middle years of SchoolJournal of Early Adolescence2014(4):1-46

  17 刘在花.流动儿童学习投入的现状与特点调查研究.当代教育科学,2018,(6):83-87

  19 Correll S J.Gender and the career choice process: The role of biased self-assessments.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2001,106(6):1691-1730

  20 21陈富,王思瑶.重点师范大学师范生学业情绪群体特征研究.高等理科教育,2019,(6):1-10

  22 白红敏.中学生学业情绪与学业成绩的关系研究.现代中小学教育,2016,(1):83-87

  23 Goetz T, Pekrun R , Hall N, et al. Academic emotions from a social- cognitive perspective: Antecedents and domain specificity of students affect in the context of Latin instruction. 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2006, 76: 289-308  

  24 Sakiz G. Dose teacher affective support matter? An investig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among perceived teacher affective support, sense of belonging, academic emotions, academic self- efficacy beliefs, and academic effort in middle school mathematics classrooms. A doctoral dissertation. Columbus:Ohio State university, 2007

  25 唐立,张莎,蒋光明,等.中职生学业情绪与学习动机的关系研究.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12,(1):16-18

  26 汪品淳,桑青松,童晓丽.课堂学业情绪及其影响因素.教育文化论坛,2012(2):8083

  27 Weiner B. An attributional theory of achievement motivation and emotion.Psychological Review, 1985, 92(4):548-573

  The Effect of Migrant Children’s Academic Emotions on Their Learning Engagement

  LIU Zaihua

  (Research Center for Psychology and Special Education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 SciencesBeijing100088)

  Abstract This study aims to explore the present situation and characteristics of migrant childrenacademic emotions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ir academic emotions and learning engagementby using questionnaires to test 427 migrant children from Grade 3 to Grade 6.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majority of migrant children demonstrated good academic emotions; schoolgirls academic emotions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schoolboys;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shown in their academic emotions due to their different grades and different academic achievements; student cadres academic emotions were better than that of Non-student cadre; migrant childrenacademic emotions had a significant effect on their learning engagement. This study suggests us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adjust and control of migrant childrenacademic emotions.   

  Key Words migrant children academic emotion learning engagement

  

 

  


 

  

**刘在花,博士,副研究员,研究方向:学习心理、特殊儿童心理与教育、教师心理E-mail:liuzh8681@sina.com